【自然攝影筆記】蘭嶼的六足寶石─球背象鼻蟲

 

(圖為大圓斑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us sarcitis)

 

作者:林哲安(愛好生態觀察者)

蘭嶼,一個屬於台灣領土、卻彷彿不同國度的美麗熱帶島嶼。
這邊的部分生物迥異於台灣本島的生物,比起來較為接近菲律賓的物種。其中最具有「異國風情」的就是這群閃閃發亮、生態愛好者瘋狂追逐的六足寶石─球背象鼻蟲。
 

天然盾牌防衛自身生命

球背象鼻蟲(又稱「硬象鼻蟲」)分類上屬於象鼻蟲科(Curculionidae)球背象鼻蟲屬(Pachyrrhynchus),台灣共有六種,僅分布於蘭嶼及綠島,蘭嶼可見其中的五種,分別為小圓斑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us tobafolius、大圓斑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us sarcitis、條紋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us sonani、斷紋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us yamianus以及白點球背象鼻蟲Pachyrrhynchus insularis。牠們有相當重要的「歷史地位」,日治時期來台的博物學家─鹿野忠雄因為發現牠們,延伸了「華萊士線」(註)。
 
 
球背象鼻蟲為完全變態的昆蟲─生活史經過卵、幼蟲、蛹、成蟲四個階段。幼蟲生活在土裡,成蟲則在灌木或喬木上活動,不同種類有各自偏好的食草。也就是說,想發現牠們最好要認得植物,較能避免亂槍打鳥。最特別的是,球背象鼻蟲的翅鞘癒合,不具飛行能力,不過牠們擁有相當堅硬的身體,使掠食者拿牠們沒轍。到底有多硬呢?有位學長曾撿到一個屍體,用吃奶的力氣去捏,也沒有辦法捏碎。
 
 

預備平常心 更會看見驚喜

球背象鼻蟲的成蟲壽命可達半年至一年,在蘭嶼全年可見,又以夏季較容易觀察。這是生態愛好者的福氣,因為夏季正是蘭嶼天氣最穩定、最適合旅遊的季節,若牠們的活躍季節是風浪驚人的秋冬季,可要讓大家傷透腦筋了!
 
這群六足寶石中,數量最多的是小圓斑球背象鼻蟲,主食蘭嶼水絲麻,也喜歡吃血桐。在蘭嶼只要稍微留意這兩種植物,就不難發現牠。我曾經在一棵蘭嶼水絲麻上看到25隻,葉背、葉面、枝條上到處都是,陽光灑下,整棵樹閃閃發光,美麗極了!隔年再度拜訪蘭嶼,租到機車後第一個行程就是帶朋友去看這棵「神樹」。如此震撼的畫面,非看不可!沒想到,抵達現場得到的卻是傻眼與心痛,神樹竟然因道路拓寬工程而被剷除了。
 
主食菲律賓火筒木的大圓斑球背象鼻蟲,與小圓斑球背象鼻蟲外表很相近。雖然名為「大」圓斑,但牠的體型並沒有明顯較大,因此得用身上的花紋去分辨。前者的前胸背板僅3枚圓斑,後者有4枚。前者翅鞘上的圓斑有兩點位於翅縫上;後者則平均點於翅縫兩側。相較於小圓斑球背象鼻蟲,大圓斑球背象鼻蟲的數量明顯較少,建議一定要認得菲律賓火筒木,或是花多一點時間在森林中散步,發現牠的機率才會增加。
 
  
 
除了圓斑,蘭嶼的球背象鼻蟲還有「條紋系列」的條紋球背象鼻蟲及斷紋球背象鼻蟲。根據網路資訊,前者主食大葉山欖,後者為棋盤腳,不過個人的實地觀察與網路資訊有些出入,條紋球背象鼻蟲多停棲於木麻黃、血桐及茄苳上,尚未於大葉山欖上發現。至於斷紋球背象鼻蟲則是隨機出現,目前未觀察到對特定植物的偏好。然而,個人三趟蘭嶼行所見到的「條紋系列」不算多,前者11隻、後者9隻,也許隨著觀察紀錄增加,這些認知會有所改變。
 
 
白點球背象鼻蟲,擁有獨樹一格的白色圓斑,也是數量最少的一種。大家都說牠是「大魔王」,很難遇見牠。當我看完其他四種球背象鼻蟲後就呈現「滿足狀態」,便不會刻意尋找牠了。
 
也許無心插柳吧,越是無心就越有緣分。在一個熱得要命、無心尋找動物的登山行程中,走在我後面的友人被一道閃光刺到眼睛,「停!那個樹上好像有東西!」停下腳步一看,竟然就是大魔王!這種無心的邂逅總是令人難忘,也讓我一再搖頭,「欸,運氣真的占99%呢。」

網路資訊指出白點球背象鼻蟲主食茄苳,但個人觀察到的並非在茄苳上。同樣期待能有更多的觀察紀錄,可惜非常困難,三趟下來只發現兩隻,將來就算再去個五、六次,應該也見不到幾隻吧!

 

象鼻蟲捎來自然界中的警訊

球背象鼻蟲由於外表太過出眾,飼養、做標本或製作成加工品皆非常合適,因此面臨很大的採集壓力。此外,蘭嶼近年來觀光客暴增,各種開發、建設亦「毫無章法及規劃」地展開,使牠們的生存威脅加劇。球背象鼻蟲數量下降,絕不單單是此五種動物的危機,而是象徵著大環境改變、是大自然對人類生存發出的警告。
 
民國98年,球背象鼻蟲全數列入第二級保育類(珍貴稀有),蘭嶼在地的一些學校教育、生態旅遊,也將球背象鼻蟲納入課程及重要資源,積極提升人民的環境素養,希望大家一同愛護這群台灣本島見不到、也完全沒有相似種的夥伴。
 
 

隱形的生態分界線-華萊士線(Wallace Line)

華萊士線(Wallace Line)是生物地理學中,區分東洋區和澳大拉西亞區的分界線。1854年到1862年,來自英國的博物學家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在馬來群島研究島嶼上的動物時,發現婆羅洲與蘇拉威西島、峇里島和龍目島之間,有一條隱形的界線將兩側的生物區隔開來。界線以西的地區,生物相相似於東南亞;界線以東則接近新幾內亞。也因如此重大發現,讓華萊士受後人尊稱為「生物地理學之父」。

鹿野忠雄於昭和二年(1927年)八月,至蘭嶼停留了一個月,採集到總共三種球背象鼻蟲,他發覺牠們跟台灣的生物長得相當不同,是屬於菲律賓系統的昆蟲。後來鹿野忠雄便選用了球背象皮蟲,作為研究綠島和蘭嶼島上動物相之生物地理學的對象之一。華萊士線原本沒有向北劃至台灣版圖一帶,而球背象鼻蟲帶給鹿野忠雄「綠島、蘭嶼的動物相與台灣有明顯差異」的想法,進而使他往北延伸了華萊士線,將台灣本島與綠島、蘭嶼劃分在華萊士線的兩側。也就是說,台灣本島與綠島、蘭嶼,應分屬兩個不同的生物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