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山步道微旅行

 

(竹雞)

作者:林純如(自然步道導覽員)

 

為什麼我要接觸自然?

思索著我退休後日子要有甚麼?頃半生之力,以金錢為中心,過得很苦,以小孩為中心,過得很累,試想以自然為中心,會過得如何?從此燃起對自然生態的熱愛,獲得一種純粹的快樂,彷彿重拾孩童時期的好奇與興奮。

休閒娛樂不是去建造一座富麗堂皇美麗的公園,而是要為人類心靈培養一份對周遭事物的感受力。感知,它不會消耗資源,也不會消耗資源的價值,是一種激起創造性的生命能量,不斷發現新視野,會對一隻近身掠過的鳳蝶驚豔,對一隻林間跳躍不停的鳥感到好奇,面對一隻同樣感到恐慌逃竄的大頭蛇而感到恐慌,充滿驚喜和感動的日子過得很有養份,不斷培養敏銳,善感的心靈,從而一輩子每天都在發現的生活,感受過一次次學習的樂趣,是生命最幸福指數。

 

虎山溪細微中發現新奇

從現代都會建築的紛沓錯落中穿梭而出,當看到溪時,表示歩道口到了,不消一刻間,在城市裡與自然相遇,深感台北人何其幸福!炙人的暑日,來一趟蝸牛式的微旅行吧~踱著輕慢的腳步沿虎山溪而行,溪澗型環境,植物努力找尋破空處爭取陽光,多呈向溪谷傾斜生長,喜潮濕的水同木生長茂盛,結實累累,松鼠揮著毛絨絨尾巴,雙手捧啃著幹生果,眼睛好奇地東張西望,模樣超級卡娃伊。

在溪旁涼亭停下來,享受著林間輕拂的和風,啜飲清茶亦如甘泉,欣賞黑黃相間的粗勾春蜓以每秒振翅40次的飛行,不時在空中高速追逐侵入領空者,以三十公里的速度巡弋著佔領的水域;翅膀斑紋異常美麗很少見的彩裳蜻蜓優雅的飛來,停棲在樹枝上,舉起它的尾端,朝向太陽,減少曝曬面積,來減緩體內溫度的上升。臺灣特有種的短腹幽蟌,常見群集於溪流,雄蟲以腹端的攫握器緊緊鋏住雌蟲的脖子,正進行一場交尾的婚禮,雄蟲體側明顯而美麗的橙紅色斑紋,覆蓋著白粉,前翅透明,後翅基部及端部透明,中間段黑褐色在陽光下閃耀著紫色金屬光澤,雌蟲顯然樸素許多,纖細的體型卻有著潛入水中數分鐘產卵的勇氣,令人動容,一片水域,生機無限。

空氣中飄散一股香氣,來到一片野薑花前,白波紋小灰蝶開起了轟趴,大跳求偶舞,野薑花也大方邀請了賓客,盛開的花引來蜜蜂吸花蜜,謝了的花引來成羣的果蠅享用腐花大餐,守株待兔的掠食者,如蜘蛛和較大型的昆蟲–螳螂、螽斯則等著吃這些小昆蟲。忍不住循花苞幼蟲鑽蝕留下的隙洞翻找QQ糖般的白波紋小灰蝶幼蟲,就如翻看老朋友的照片,看著了並心滿意足的祝福他們一番!站起續往前行,ㄍ一 ㄍㄡˇㄍㄨㄞˊ的一陣吵雜,一個黑影倏~的閃過,在不遠處卻停下,看著我,原來是隻竹雞,牠似乎問我妳也是來拜訪朋友的嗎?我們交個朋友如何?強忍著悸動不已的心,輕手輕腳的拿起相機,待我胡亂的按了幾次快門,牠才離去,暗叫真夠朋友~

看到相思樹就和許多遊子一樣,離鄉背井遷移來到台北落地生根,為所生活的土地奉獻出他們的一己心力。相思樹不但具有其生態地位,亦訴說著久遠年代的北部前人倚靠它活命的煤礦開發史,甚至犧牲自己燃燒成木炭來供養人們生活所需,如今已不再為人所「應用」了,喜歡擁抱它,就像獻上一種對曾經奉獻的長者感激的敬禮~

 

和諧生態理念的省思

對自己生活著的環境的興趣,藉由認識風格各異其趣的生命,進而感動,心存感激,在接觸自然中可感受到某種不尋常的心靈深處的悸動與滿足感,為我開啟的門是通往找尋一種信念去生活。如果腳下踏著這點土,不覺得它比世界上任何別的土更甜潤,那這人還有希望嗎?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在《湖濱散記》(Walden, or life in the woods)中曾提到:「一個人想活得富足、堅強,一定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度過數十次春、夏、秋、冬的歲月,學會了田野裡的語言,因此才更善於表達自己。」

野地的生態不會只以「人」為主,大地主動提供其他生命活動的空間與養份,植物無私的襟懷,光合作用轉換二氧化碳來提供氧萬物,眼前的一切是創造者賦予我們共同擁有生存空間的生命共同體,對土地的營造保持「美麗健康、和諧共存與永續經營」的生態倫理觀,成為我的一種生活的理念,深感綠意正在消失,期勉播種,將此種精神傳遞下去。

 

 

 

*歡迎前往台灣山野影音區,欣賞更多山林步道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