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攝影筆記】少為人知的超迷你精靈─霉草

 

 

作者:林哲安(愛好生態觀察者)

前往山上的旅途中,偶然聽到兩位友人在討論「霉草」。霉草?什麼東西啊?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想像不出它的長相,僅從友人的討論中得知:這是一種極為稀有且資料相當缺乏的植物。當時的我對植物不甚有興趣,在熱情不足的情況下,回家後並沒去查資料,對它毫無了解。直到蘭嶼之旅,同行者大叫「霉草!霉草!」
一切的寧靜就此打破。

 

讓你五體投地的植物

同領域中的不同興趣,我相信是會互相感染的。我喜歡動物,卻對植物「完全不理」,覺得它們不可能進入我的世界。不過,很快就被打腫了臉,由於同行者的滿滿熱情,我竟開始對植物有了感覺,有了「為植物奔走」的火花,並慢慢學習關心植物、從植物的角度思考生態環境。

那時我正在拍攝台灣的原生蠍子─八重山蠍,三十公尺外忽然有人大喊「霉草!」我馬上拋棄八重山蠍,朝聲音的方向衝去。

這僅是我第二次聽到霉草二字,印象卻格外清晰,也意識到現在要拋下一切,趕快衝去看霉草真面目!即使它不會動。我猜應該是最近對植物的關心默默提升了它們在我心中的「地位」吧。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令人傻眼的畫面。

 

這什麼玩意兒?未免也太小、太細、太不起眼了吧!完全打破我對植物的認知。
高度大約10公分,好矮!但比牠矮的植物還不少,我也看過一些,所以這種高度我還不算訝異。可是,暗紅色的植株實在與土的顏色太像,加上莖部簡直跟麵線一樣細,如此優質的保護色與超纖細身材,別說要和它「巧遇」,就算「五體投地」,整個人趴在地上、灰頭土臉,也未必尋得著!全台灣最難找的植物,它一定榜上有名!(由衷感謝神眼同行者)

霉草的分類屬於霉草科(Triuridaceae)霉草屬(Sciaphila),台灣已知有四種,分別為:多枝霉草Sciaphila ramose、蘭嶼霉草Sciaphila arfakian、斑點霉草 Sciaphila maculat、錫蘭霉草 Sciaphila secundiflora。多見於外島,如蘭嶼、龜山島,僅多枝霉草有較多台灣本島的發現紀錄。

它們屬於「真菌異營性」植物,簡單來說就是:植株並沒有任何葉綠素,不會行光合作用,而是依靠真菌來獲得養分。與之前介紹過的水玉簪是一樣的!

 

遇見,是幸運之神眷顧?

霉草為「同株異花」的植物,意即同一顆植株上,同時擁有雄花及雌花,並不具有能自花授粉的兩性花。它們只有在季節對的時候才會出現,「出土、開花、結果」,繁衍完畢後便整個植株枯萎、萎縮,然後消失在地表。(不像許多植物,花謝了而植株還在,沒花還能看葉子) 也就是說,若沒選對季節,便完全只剩土可以看了。
於是問題就來了:霉草的季節是何時呢?它們喜歡怎麼樣的環境?
詢問幾位植物同好,得到的答案是:大哉問!

資料實在太少了!少到連季節跟環境都未能確定。不過,即使記錄少,還是有些許資料及經驗可供參考。互相比對後,我認為六到八月應該是看見霉草不錯的時段,生長環境則是低海拔原始林或次生林,潮濕但排水良好的土壤上。

多虧「神眼同行者」,我有幸與錫蘭霉草外的三種霉草相會,台灣的四種霉草顏色都差不多(暗紅色),植株又都極小,分辨上有其難度。本文不探究如何辨識它的細節,僅以照片記錄分享個人簡單又偷懶的辨識法,單純倚靠「感覺」。若要確實無誤地辨認每一株霉草的身分,可依賴此連結。(第五頁,文章右上角標示的243頁之圖表) 

 

霉草之所以紀錄稀少、資訊不足,跟它們太難發現有很大關係。每一個影像紀錄及發現紀錄都相當珍貴。若您偶然發現了,別忘了好好拍照,並將季節、地點、詳細位置好好記錄下來,這將有很大的幫助。但除了該領域的研究者外,個人建議不要太過公開詳細位置。物以稀為貴,凡是稀有的東西就有人要「追」,一旦出現稍不節制的人,霉草可能就消失了。為了稀有植物的福利,還是等它們的資訊夠齊全、人們夠了解它並知道如何保護它的時候,再來與大夥兒分享喜悅吧!
蠻無奈的,但由衷建議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