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攝影的視界守護環境

 

 

作者:葉品妤(好糧食堂負責人)
 

台灣環境變遷的時代縮影

由林務局指導、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主辦的自然生命印象短片徵選活動,持續辦理八屆,很榮幸擔任過幾次的評審,大致了解參賽作品的內容與形式發展。從早期較多單一物種的影像記錄,到近幾屆多有具水準的敘事主題,表現的型態也從平面、隨機拍攝的手法,出現利用多媒體製作,內容編排頗具水準的佳作。

影像是一個社會文化的關照和縮影,攝影技術發明至今百餘年,其價值不只是大千世界的真實呈現,也反映當代人與環境的互動關係,自然生態攝影因著這樣的發展脈絡,也從早期如安瑟.亞當斯(Ansel Adams)拍的黃石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呈現大自然雄偉美麗的景觀,引發地景保護與國家公園設立的保育風潮。隨著影像科技十倍數的發展,影像機具從機械式相機到高畫數功能手機,已是即拍即看的無時差顯影時代。影像的視窗也從肉眼所見,擴展到天文星際、海洋地底,甚至是顯微鏡下的微生物與細菌。

在台灣,自然生態攝影的發展也和環境的變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60年代起,國家公園與保護區的設置,帶動專業生態攝影工作者上山下海的拍攝,接著各種民間成立的保育團體成立,聚集自然愛好者進行研究、紀錄和攝影活動。由於推廣的需要,出版業也興起自然類的書籍製作,精心編輯出版各類生態圖鑑與自然讀物,而其發展的過程中自然培育出不少的攝影者投入以自然為題的攝影工作。

如今,相機不再是昂貴的工具,拍攝不再需要上課摸索的技術,自然攝影不僅是美的紀錄,更可以透過不同視角與觀點,扮演環境教育與生態保育的功能。根據我多年對自然生態攝影的觀察,提出幾點題材與觀點的拍攝想法,期待人人都能用伸縮鏡頭的視界,擔任環境保護的傳播者。

 

取之不竭的攝影題材

自然生態攝影取材於自然環境,攝影者需要了解所處環境的資源特色,才能掌握拍攝的題材與內涵。台灣位處歐亞大陸板塊及菲律賓板塊之間,本島狹長的地形橫跨熱帶及亞熱帶氣候,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及多變的地貌,造就了多樣而細緻的生態系統。隨著海拔高度有熱、暖、溫、寒帶性的不同植物群相,終年鬱鬱蒼蒼,充滿生命力,本島之外,離島的澎湖、蘭嶼、綠島、金門、馬祖、龜山島等島嶼,其地質不同,生態各異,在這樣多樣的環境中孕育了豐富的動植物,形成台灣高度的生物多樣性,也提供愛好自然攝影者,取之不盡的拍攝題材。

其中尤以野生動植物為主題的影像最受大家喜愛,如鳥類、植物花卉、昆蟲、蝴蝶、兩棲爬蟲、野生動物、海濱生物、海洋生物...等,這些題材還可細分出不同主題。例如以鳥類攝影為例,廣泛的拍攝各種鳥類或某些科種是一種方式,或針對單一種鳥類,拍攝其外型、特徵、棲息環境、覓食、求偶、育雛行為、天敵….等。或者以環境區域為主,長期的進行觀察和拍攝,如台灣的水鳥與溼地環境的互動關係等,都是很有意義的攝影主題。

 

環境紀錄面向的攝影觀點

生態的定義是:「生物與生物,及生物與環境的互動關係。」攝影的內容就不僅只是生物主體,還包括生物與環境的互動關係。因此,環境的紀錄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前述以生物為主題的拍攝題材,主要是呈現生物的型態和生態行為為主。除此之外,以生物和環境之間的互動關係也是生態攝影可以發揮的題材。以下就環境空間和時間變遷為主軸,說明生態攝影的另一面向。

環境空間以空間為範疇,著重在整體空間各組成份子的互動關係,例如拍攝河口溼地生態,記錄溼地的景觀、潮汐的變化、溼地生物之間彼此的依存關係、潮汐變化影響生態的演替。另外,溼地是河流與海洋的交界處,也是漁業經濟的重要場域,因此,鏡頭可以對準河流與溼地、濕地與海洋,人與溼地等畫面,儘管單一的作品很難同時呈現多樣複雜的關係,但作者可以依照需要,組合不同的影像內容,用故事系列陳述環境生態的樣貌。

許多學校為推廣環境教育,在校園中闢有生態園區,師生一起共同觀察與拍攝校園中的樹木、花草、鳥類、昆蟲、老樹、池塘中的生物,透過網站的經營與教學,讓學生一起維護校園中的小生態系,學習就近觀察、拍攝,培養學生微觀的敏銳觀察力,提升其對自然美感的素養和生態保育的觀念。

時間變化:以時間為軸,紀錄某類生物或某區域生態系的變化,例如一棵樹四季的成長,定點拍攝其枝芽的生長,葉片的開展、花朵的盛開到葉落枯黃。
以時間為軸的拍攝觀點,通常需要有計畫、耐心的長時間做紀錄,例如高屏溪河的環境變遷,從上游山林到下游河口的變化。
以時間為軸的拍攝雖然耗時,但影像的價值極高,可以提供民眾了解一個區域變化的因子和過程,提醒人類尊重自然,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自然保育觀點:環境的破壞,是全人類目前面臨的嚴重課題,森林的濫墾、水資源污染、過漁濫捕、溫室效應造成的環境災害等,已嚴重影響人類的生活品質,透過攝影的報導功能,紀錄各地發生的狀況,提醒世人保育的重要性,這類題材雖然有別於美麗的自然影像,強調環境破壞的緣由和後果,然出發點仍是以尊重自然、愛護自然為內涵,以此激發觀者對生態保育、環境保護的關懷,因此這類的影像也是生態攝影的一環。

譬如之前在台灣彰化沿岸要興建國光石化工業區,一群環保人士發起反國光石化運動,抗爭過程中,透過文字的辯證和影像的紀錄報導,多面向呈現溼地的生態景觀、當地傳統漁業文化、瀕臨絕種的中華白海豚現況,廣泛的在媒體和網路傳播,引發民眾的認同,最後成功遏止不當開發,影像傳播在此扮演重要的說明功能。

統整性的生態觀:拍攝不同時間、空間下,隨著環境因子的改變,呈現的生態面貌,例如高山型國家公園與熱帶雨林國家公園的生物多樣性資源比較,或是溫室效益對於海岸生態的影響等。

除了寫實的攝影手法之外,大自然的美麗與奧妙,才是令我們感動的原因,自然界中的顏色、晨昏光影的變化、葉子的造型、雲彩的型態、大自然律動的音樂性等,處處皆有令人動心之處,攝影者應仔細觀察、盡情發揮,將生態之美留存與方寸之間,以無國界的傳播力量,守護地球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