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之歌:從生態與原民角度談漂流木歸宿

 

(漂流木是自然生態的一份子。提供:劉烱錫教授)

作者:劉烱錫(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台灣森林認證發展協會理事長)
編按:2009年一場颱風帶來破紀錄的雨水,重創台灣,造成數百人死亡、上萬人無家可歸、漂流木淹沒農田、堵塞圳港灣等駭人景象。一場風雨過後 漂流木何去何從紀錄片讓人憶起自然反撲的八八風災,當時面對一片毫無邊際的漂流木堆,林務局鎮定的協助農民們重建農田,又從漂流木 再生之美紀錄片中可得知漂流木於本島文化及藝術層面默大的貢獻。近期,在漂流木諸多議題持續爭論之際,本文作者,長期關注此議題的劉烱錫教授,將在本影片延伸閱讀為各位讀者帶來不同角度的見解。

 

沒有漂流木 生態體系將缺角

漂流木是廢棄物、危險物、自然資源,還是生態體系的一份子?颱風是形成台灣生態樣貌的主要力量,強風會拔根、折樹、掃落葉外,雨水更會改變地形,造成大面積崩塌,大量樹木因而成為漂流木,散布溪溝、河床和海岸,是台灣生態體系的重要組成。

漂流木躺在河床會長出菌菇並棲息昆蟲,泡在溪裡創造的潭瀨環境是魚蝦優良棲息場所,巨木猶如巨石一樣有形成深潭的效果,深潭旁的細砂區是高身鯝魚等魚類的繁衍場;漂流木被沖入大海成為海洋生態系裡重要的營養鹽來源,還會附著藤壺等動植物並聚集小魚群,常成為遷徙鳥類的休息站。而漂流木堆積在海邊,很快有螃蟹在旁挖地洞、昆蟲棲息、植物發芽,接著被風沙覆蓋,有促進沙丘堆積與養成自然海岸林的作用。人類在利用漂流木時,不應忽略他們在自然生態體系的角色。

 

蒼天賜與原民的在地資源

每到洪水過後,林務局總是先註記針闊葉一級木並搬運後,才對其他漂流木予以標售、提供各單位申請與撿拾,此看似合理,但可能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十條「政府承認原住民族土地及自然資源權利」,有侵佔原住民自然資源之嫌。

希臘籍的Erica-Irene Daes教授於1984-2001年在聯合國祕書處的原住民事務機關任要職,是催生聯合國2007年通過原住民權利宣言草案的重要推手。她在2001年以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防止種族歧視與保護原住民名義出版「原住民族和他們與土地的關係,她於2004年4月30日在澳洲人權委員會發表發表「原住民自然資源的永久主權的專題演講,再於2007以聯合國名義發表最後報告,其論述強調「國家必須承認原住民根據他們自己的制度與法規去經營、保育和開發自然資源的權威」。

聯合國有關原住民的人權、自決權、自治權、自然資源主權的法理均已到位。我國在2005年實施原住民族基本法、2009年簽署聯合國人權兩公約,已無不落實原住民自治權與支持原住民永續利用自然資源的理由。

 

漂流木早已融入原民文化

漂流木是顯明、大量而常有的自然資源,不難想像也有其文化藝術的一面。都蘭灣地區的原住民過去常用漂流木煮海水製鹽。目前的伽路蘭遊憩區,以前就是阿美族拿漂流木煮海水製鹽的海灣,名字叫cielekecay,是鵝卵石很多之意,在綿延的珊瑚礁與岩岸之間,這裡是難得的礫岸,海浪較小,常有大量的漂流木堆積在此。阿美族是會品鹽的族群,認為拿這裡煮製的生鹽來醃製生豬肉,所做成的silau(鹹豬肉)特別好吃。但後來這個海灣,因為附近開闢志航空軍基地,大量的廢棄土填放在此,海灣變成陸地,後來被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闢建為遊憩區,沒想到也以漂流木裝置藝術為遊憩區的主題。

台東大學在利嘉溪畔的新校區屬於射馬干部落的傳統領域,五十幾年前,這裡還沒被退伍軍人開墾為知本農場,到處是漂流木,每到春天便長出大量食用菌菇,該部落世襲ayawan(主祭)哈古長老(陳文生先生)更指出,祖靈透過他的雙手將神話故事與傳統生活雕刻在漂流木上,該部落還因此被文化部認定為「漂流木木雕藝術村」。

國家文明對大自然的傲慢無知別再上演

社會把盜伐林木者統稱「山老鼠」,殊不知俗稱老鼠的二十種囓齒類動物在台灣山林生態體系扮演重要的角色,從低海拔到高海拔,從地棲到樹棲,他們吃嫩葉、果實、塊根、菌菇、樹皮、小蟲、鳥蛋等,也是果子狸、黃鼠狼、蛇類、鷹類等的重要食物。今年三月媒體報導內湖山區有疑似「山老鼠」囤積漂流木的相關報導,把自然的山崩現象扯到與盜伐有關,把盜伐者形容為可以預測那裏會崩塌、漂流木流向的神人,顯示文明台灣人對台灣生態仍很無知。

當莫拉克颱風洪水衝擊著金峰鄉嘉蘭村的聚落時,我想著自傲的日本人強迫嘉蘭部落遷移來到耆老所說的「河川走的路」之情景註1,Mazazangilan家(第一家庭或開拓者家)不來此河床地,日本政府找另外一家來,並立他們為頭目家。麻利霧社註2不來,Mazazangilan被刑求處罰後不得不來。他們遷來後,1945年就被洪患沖刷一次,1950年代中華民國政府還把馬奴爾、荳爾怪等部落遷來,洪患事件不斷重演註3

國家文明以武力侵略原住民部落後,傲慢心態掩蓋了他們對大自然的無知,受害的卻是原住民與自然生態。國家文明的人民把山林視為「蠱毒瘴癘」之地,現在民主了,為何不能把山林回歸世代都在這裡生活的原住民自治管理?

 

 

 
 
 
註1:六十多年前,嘉蘭聚落是無人居住的沖積扇,叫pulepulesan,南邊緊鄰太麻里溪主流,東邊緊鄰tjululalichilichi溪,本地長老以前老把這裡視為禁忌區,從中、上游要到海邊的太麻里街,經過這裡時要安靜低調、不能大小便。
註2:此指Maljivel部落,台東州釆訪冊記為麻利霧社。
註3:中華民國政府陸續於1950年代把知本溪中游南岸的ka’aluwan(嘉蘭)、madjaljalu及太麻里溪中游北岸的maledep、valjulu、tjulu'uyai、maljivel等部落遷出,並在這裡的第一河階建立嘉蘭新村,金峰鄉公所並設置於此。

註解資料引用於劉炯錫教授撰寫之台東地區的南島語族部落、​部落主義的災後重建。

 

*延伸欣賞漂流木相關影音
 一場風雨過後 漂流木何去何從
 漂流木 再生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