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觀察筆記】 巡山員在大武山上的林中追尋

 

(雲霧中的北大武山側影。由billlushana1 拍攝,符合cc授權。)

作者:拉巫(守護大武山區的巡山員)
編按:巡山員,代表人類扛起守護環境的責任與使命,不僅必須在野外生活、穿梭林間紀錄物種,更要保持敏銳機靈,保護動植物的生命。他們在深山間度過大半歲月,所看見的風景會是什麼呢?作者因工作的緣故感受更多自然間的細微變化,以文字重現所看到的美麗與脆弱,與那些我們所不知道的大武山。

 

大武山對很多民眾而言,可能是遠處眺望的一處風景或山友的郊山步道。然而對我而言,不僅是需要深入探訪的山林,更將之掛在心頭長期守護。經常花上一至兩週,甚至一個月的時間,造訪不易到達的山谷,在沒有路徑的林間闖蕩,跨越斷崖殘壁,探索全新的路徑,查看林木生長情形、巨木位置或野生動物。

雖工作艱辛,每一次回顧所走過崩壁、絶崖、稜脊、秘徑等路線或地形時,都會感到不可思議,也不經神氣了起來。

佇立萬年 守護屏東的大山

每年颱風季節,中央山脈擋住了來自太平洋上發展形成的颱風,攔截了西南季風所帶來的充沛水氣,造就屏東平原充沛的地下水資源。大武山即是水質源的故鄉,養活千千萬萬屏東人的母親。

當我們穿梭在雨水豐沛的大武山區,各式珍貴巨木,如中高海拔的紅檜、鐵杉、牛樟、木荷、烏心石與台灣櫸,亦或經過巨木群下或母樹林時,無不令人驚嘆這些巨木的高大或粗壯,其間所蘊育而出的水資源,是天然無污染的水脈。尋著水流至源頭,無不跪地就飲亦或洗臉放鬆一番,或在大石頭下歇腳,欣賞她的壯麗,配著身旁驚豔的峻峭或絕美的景緻,成為工作與生命中的旅程。

為了掌握各山區資源,每天總有走不完的路程,思索哪些區域需安排探訪?不斷回憶山與山的相關位置、檢查過往遺蹟或山路是否還在;調查相關案件、生物存活率、造林成功與否、亦或林木生長情形,在腦中歷歷在目,成了生活回憶與工作檔案。因工作研究與管理大武山,而事實上大武山才是屏東人生命與財產的守護者,這份情感與使命使我感到執責的偉大與神聖。

意外知曉 檜木的悲情故事

十年歲月足跡遍及大母母山、霧頭山、大小鬼湖及南北大武山,連綿至來社山、衣丁山、姑子崙山、大漢山,直到里龍山區。有時山區可能要花上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整拜訪完畢,如大母母山(族人謂牛樟山),就有四面八方的路徑可達,是不同部落與族人歷年山中足跡與歷史事件交集的網絡,這也是探索山林的一大樂趣,讓我一一連結記憶中的山林資源與故事。

有時親臨魯凱族人所言的台灣最大神木,倫原山紅檜巨木,見識到數一數二大的大神木—紅檜巨木,粗壯的程度甚至比阿里山或拉拉山神木更讓人感受她的獨特與壯麗,長達640公分寬的胸徑,讓人一輩子也忘不了。


台灣最大神木。(圖為作者提供)

 

然而在抵達巨木之前,有一處充滿怪異神秘的氛圍,眼前竟是讓人震懾的景象,林中大片面積的紅檜林死亡或枯立,全株若非黑色,就是半黑,模樣像是一根根如木炭般的巨大薪炭材,挺立在針闊葉樹林間、任由雲霧繚繞在其間,顯得昏暗迷網,像是不讓人知曉其中的悲情與經歷,檜木的悲歌,不由得引發我的好奇,像是轉輾傾訴的意境。

經尋問耆老才輾轉得知,是當年日人離台前,懊惱無法取得該區紅檜巨木,索性採取焦土政策,強逼族人上山,放火燒山,還強迫燒毀該區的紅檜,刻意從檜木根基放火強燒林木,將近一個月把該批神木全毀。耆老還說,燒掉檜木群更包括昔日前往大鬼湖路據點所謂的”大樹洞”,也就是昔日山友遮風蔽雨的紅檜大樹洞。(此外,在北大武的檜谷山莊上方,還有一處類似被火刻意燒掉的檜木,約有20幾棵,是否也是當年的遺世殘骸,不得而知)

森林的脆弱與悲慘遭遇

族人不忍心如此粗壯的神木與廣大的山林放火燒掉,刻意蒙騙帶隊的日本警察,哄騙至別處,才得以保留最下方處的一棵大神木,如今這棵神木可說是當年的遺物或遺產;以檜木生長環境,終年雲霧遼繞,相對濕度幾乎百分之百,屬霧林帶氣候環境,極為潮濕,若非刻意燒毀,絶不易燒死或呈木炭樣,燒毀的檜木甚至延伸到樹頂。想起牛樟的處境,不也同樣令人惋惜,甚至牽動著山難事件及盜獵案件,像是不好的因緣所聯結。


遭砍斷之牛樟木。(圖片由作者提供)


疑似山老鼠所建置的簡易山屋。(圖片由作者提供)

生態寶藏 處處驚喜

如能走進中央山脈的台灣杉巨木林內,見識到上百公尺的巨木,看著巨木通達雲端的筆直與高聳,除了當下的震撼外,更讓人有如置身仙境中,猶如迷霧中的王者;此外,山中的植物世界也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有著壯碩的木荷、稀有的槲樹、珍貴的武威山茶與霧台花椒等,尤其是當我遇到珍稀植物如紅豆杉、威氏粗榧及台灣穗花杉等,更會不由得興奮起來。

偶而遇到山羌、黃喉貂或穿山甲,無不感動,更何況還會遇上百步蛇、台灣野山羊或水鹿,雖不一定每一次都是活的,可能是死屍或骨骸。而至今尚未親面遇見台灣黑熊,但在山中殼斗科巨木上發現它明顯的腳印,直叫人心驚膽跳與感動不已。


在森林中遇見任何生物,都是一份驚喜。(圖為黃喉貂,由billlushana1 拍攝,符合cc授權。)

萬物陪伴度過山上歲月

幾年來追逐林中動植物的過程,讓我已熟悉每種生物的分佈大略分佈位置,也經常夜行在各山區做研究調查,還好有野生動物的相知相惜,成為我山林中的伴侶。當我遇見好朋友植物們,但下一次的見面又將事隔多年,不知它們過的好嗎?僅能給予最溫馨的問候與祝褔。

雖然一年中有將近三分之一漫長時間是在野外度過,且進行查緝盜獵、盜伐與山難搶救等艱難任務,所慶有它們的靈氣相伴,這種力量反而讓我感到安心。每每看見野生動植物並完成任務安全歸來,要感謝那些動植物們的保祐與祝福,因此在這幾年的山林任務中,先後得到林務局模範林業人員、山難搜救有功人員與積優勞工等殊榮,是山裡的千千萬萬生命與各式各樣的生物,讓筆者天天順心如意,也讓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能過得心安理得與心滿意足。

投入中央山脈母親的懷抱,山成為我的舞台,動植物是我的導師,水成為我的恩師,每一刻都盼望著走進大林大水與叢山峻嶺內,與萬物一起共生存,與蟲魚鳥獸共生活,直到永永遠遠。


呵護屏東大地的大武山林。(照片由筆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