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一把火-灰喉山椒鳥抓狂記

 

作者:蘇貴福 

那堪這廝來挑釁

膽大包天敢叫囂

拼個你死我活來

 

天長地久有時盡

此恨綿綿無絕期

猛衝狂啄千百回

為伊斷喙終不悔

 

鳥友傳來新威森林公園有灰喉山椒鳥(紅山椒)衝撞水塔的消息,據說已有一星期左右,雖然野鳥衝撞水塔,對賞鳥人而言,不是什麼新鮮事,知道那是領域性使然,尤其是繁殖季節,更是常見。以前也見過白頭翁衝撞道路轉彎處的凸面鏡、黃尾鴝衝撞車子側面的後視鏡、白環鸚嘴鵯衝撞車窗,以及阿里山閣前火冠戴菊衝撞豎立的水桶,也聽說灰鶺鴒衝撞機車後視鏡等現象。但畢竟灰喉山椒鳥衝撞水塔還是頭一遭,於是約了老鳥友共乘前往一探究竟。

新威森林公園 」以前稱作「新葳苗圃」,何時「葳」變成「威」?不得而知。從美濃往六龜的主要道路,經新寮村,在新威大橋之前的指示牌前左轉,爬上陡坡,即見道路兩旁林木參天、綠蔭夾道,拐個彎即到停車場,停車場盡頭有公廁,從前方即可望見公廁後方晶亮的水塔,繞到後方,只見木棧道上已是大小炮(望遠鏡頭)一字排開,鳥友們或站或坐悠閒的守候著,一問得知一早灰喉山椒鳥已來兩次,一次有衝撞行為。

在守候的過程中,卻見一輛輛轎車往公園裡頭開去,探詢的結果:原來是清明前客家人提早掃墓,裡頭鐵定有公墓了,不久,刺耳的鞭炮聲響起,之後鞭炮聲便陸陸續續傳來,原來客家人掃墓還會放鞭炮,想必是為了稟報祖先吧!時代在進步,信息科技也在進步,放鞭炮恐怕是最落伍且最不環保的了,或許「心誠則靈」才是最佳的態度。

 

灰喉山椒鳥公鳥尾羽上揚如火。攝影:蘇貴幅。

 

灰喉山椒鳥衝撞水塔。攝影:蘇貴幅。

 

多少受到鞭炮聲的影響,灰喉山椒鳥延後出現,但一出現就被發現,這是人多的好處:耳目也多,可以輕鬆守候。來的是公鳥,也只有公鳥有強烈的領域性,只見牠先停棲在附近枝頭,再飛抵水塔前的橫枝,然後再往水塔飛。目標水塔是橫擺的圓桶狀不銹鋼桶,供公廁用水的,外表光亮,可以反射影像。因此當紅山椒飛近時,鋼桶也會立即出現相對應的影像,而且感覺上也由遠而近,和這隻趨近的紅山椒唱對手戲,紅山椒有多兇,影子就有多兇,這樣的互動不得不讓這隻紅山椒抓狂,一而再,再而三地來回衝撞這個鋼桶,有時還張嘴去啄,鋼桶外表早已留有許多細細的痕跡,似乎是牠狂怒的證據。而鋼桶的弧度會讓牠衝撞啄後往下滑再飛離,不知道這有點像溜滑梯的感覺能不能讓牠在生氣之餘感到有點好玩?而起到「奮戰不懈」的作用?只是,每次前來,牠非得衝個一、二十回,直到筋疲力竭,站在水塔上方的水管稍作喘息,然後飛離,這樣的情景著實令人不捨。後來鳥友在現場檢視拍攝成果時,發現牠的上嘴喙已然斷了一小截,真是難為牠了!

約午後一點,雖還有陽光,卻突然下了幾滴雨下來,接著不遠處傳來一聲雷鳴,大部分鳥友在有那麼一絲的不情願下收工了。然而這可是今年聽到的第一聲春雷,而且是久旱逢甘霖後的春雷,心情卻特別愉快,老天爺快點多下些雨吧!

今年春天-傳言末世過後的第一個春天,本該有重生的慶幸,卻反而有點詭異,聽說櫻花季的櫻花早謝,連牡丹花也在農曆年時也開始謝了。氣候異常,植物花期紊亂,春雨幾乎沒下,水庫瀕臨見底,政府已經開始實施節水措施,集水區一有下雨的徵兆,也立即配合實施人造雨,期盼多增加個約一成的雨量也好。天乾地燥是很危險的;缺水的春天,不僅影響民生,也影響生物,野鳥也不例外;因為野外蟲子少了,影響食物鏈,幼鳥出來後,就更加危險,容易被強勢鳥種捕食。大自然的生物還是會為了存活而尋求另一種平衡,這是物競天擇殘酷的一面。

回程車上聽到廣播報導:鋒面接近,合歡山 零下3度,飄雪,台東焚風36度;又是一則詭異的消息。

 

 灰喉山椒鳥母鳥。攝影:蘇貴幅。

 

灰喉山椒鳥公鳥飛姿。攝影:蘇貴幅。

 

兩天後(3月26日),下午兩點左右,拍攝的鳥友看到一隻灰喉山椒鳥母鳥(黃色)出現在這個拍攝點附近,公鳥隨即尾隨離開,或許是她欣賞他的帥勁,也或許是可憐他的白癡蠻幹,讓他追求,公鳥後續便沒再回來衝撞水塔,有人觀察到牠抓蟲去餵母鳥(獻餌行為),想必配對成功,有個很好的Ending。當晚鋒面通過,全台天降甘霖,雖然無法為水庫進帳多少,但至少可以滋潤大地,紓緩旱象。

心想:接下來,如果這對灰喉山椒鳥在附近築巢,巢位如果距水塔近,那麼原先公鳥的衝撞行為還有可能出現,否則故事就會結束了。

由於隔天鳥訊傳來,這隻灰喉山椒鳥還在衝撞水塔,三天後再次前往拍攝,果真如此,還觀察到:有一次一公一母相偕出現,慢慢飛近水塔,然後母鳥在旁看了一會兒公鳥衝撞水塔的「表演」,然後先行離去,而公鳥則持續衝撞了好一陣子。不知母鳥有何想法,認為公鳥是帥呢?還是呆呢?還是…不知要撞到何時了。或許等到小baby出來之後,讓牠忙著抓蟲,忙到無暇衝撞才會停吧?

鳥類執著的行為,看在人們眼裡,覺得好笑又好玩,還有一點可悲;人類執著的行為,看在看在「諸佛」眼裡,或許也是如此吧!?

心引境

境牽心

鏡中影

影中身

虛中實

實中虛

一切如夢幻泡影

 

附記:灰喉山椒鳥,身長18公分,鄉土鳥名叫作「戲班鳥」,早期又稱作「紅山椒鳥」或「紅山椒」,但因雄鳥大致紅色,而雌鳥大致黃色,不符實,故改名。棲息於中、低海拔山區,常成群活動,停棲時像山椒,群飛時極為壯觀美麗。巢呈淺杯狀,精巧細緻,巢材以苔蘚、枯草莖、草葉、松針及蛛絲等為主,築於枝幹分叉處。

*本文為三州世界部落格於2013年3月31日刊登之文章,已取得原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