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茄萣濕地的黑面琵鷺盛況成了絕響

 

作者:蘇貴福
編按:本文作者於2013年3月至茄萣溼地賞鳥,看見鷺鳥、黑琵、高蹺鴴、反嘴鴴、琵嘴鴨、赤頸鴨多樣的鳥類,以及牠們成群飛起的壯麗畫面,而後撰寫本文記錄下茄萣獨特的生態環境。當時新開發的道路將茄萣濕地一切為二,並接續計畫開闢其他道路,此事引來極多爭議並持續至今。2016年12月高雄市副市長許立明則表示,待2017年營建署評定茄萣濕地的等級前,工程不會動工。在茄萣道路開闢的爭議中,期望藉著本文帶你回顧三年前的茄萣...

 

今年年初得知了黑面琵鷺(簡稱「黑琵」,看到就「happy」)在茄萣濕地落腳了150隻,打破了往年的紀錄:2011年55隻,2012年73隻-而且有消息指出黑琵覓食有時會距岸20公尺以內,很適合拍攝。由於茄萣濕地已納入高雄市,距離不遠,自己已經好幾年沒去了,於是決定前往一探究竟。

接近目的地的大池子前,是一條筆直的四線道新闢道路,沒什麼車子,一路號誌閃著黃燈,路的左側有即將乾涸的池子,一隻小白鷺佇立在池邊,要覓食恐怕也不容易,最近雨下得太少了。路的盡頭有一紅綠燈還作用著,如同鳥友所言在此右轉,即進入六米寬的小路,前面轉彎處就是目標的大池子。池旁的小路邊早已停放了許多賞鳥人的車子,對向錯車都得找空隙。

看來這個大池子,面積夠大,野鳥比較不會受到干擾,池子外圍大概有一半被道路包圍著,外圍道路的岸邊長有紅樹林(海茄冬:茄萣地名的由來樹種),正好形成天然的綠色屏障,也因此水鳥變得比較不怕人,而且紅樹林不是很高,也不密,樹間的空隙成了最佳賞鳥與拍鳥的地方。而這條外圍道路方位也很好,不管早上或下午,只要移動拍攝位置,就可以避開逆光,真是難得。池子遠處有個綠樹覆蓋的小島,岸邊幾乎停滿了水鳥,成了鷺鳥及黑琵休息的好地方。

池子裡,除了鷺鳥與黑琵外,還有成群的高蹺鴴、反嘴鴴及琵嘴鴨、赤頸鴨等,當牠們成群飛起時,場面相當壯觀,一定可以聽到相機的快門連拍聲。至於飛起來的原因,可能是受到干擾,或是猛禽接近,也曾看過天空中有五、六隻海鷗出現,結果成群水鴨起飛,猜想大概是海鷗體型大,振翅緩慢,樣子有點像猛禽所致。受到驚嚇的鴨群或鷺鳥、黑琵起飛後,有時會在空中轉個圈確認安全後折返,有時則飛離,有時則飛過另一側池邊的土堤,降落在後面,後來得知後面即是濕地的水域,長滿了蘆葦,是個緩衝的區域。

黑面琵鷺群飛

 

高蹺鴴群飛

 

這裡的水鳥大概見過世面(應該說已適應了這裡的環境),比起別的地方,算是比較不怕人的,琵嘴鴨、小鷿鷈、反嘴鴴,甚至黑琵都可以接近岸邊約20公尺左右,而賞鳥人或拍鳥人是無需偽裝的,算是很親近人類的了,尤其是在台灣,實在非常難得;記得以前要拍攝黑琵,總得在可能覓食的魚塭旁搭偽帳,躲在裡面苦苦等候,哪像這裡可以這麼自由,又這麼有把握。對剛賞鳥的人而言,20公尺也是令人驚艷的距離,如果有國外的鳥友前來這裡,也一定會讚嘆的,這是這些年來大家能夠善待野鳥的成績。不過,有時鞭炮聲還是不敢領教,很容易會嚇走這些野鳥,好在今年農曆年也過了,而這些水鳥也都還留在這裡,看來已適應這裡的鞭炮聲了,要不就是後方的緩衝區發揮很好的效果。
 
這麼好的拍攝環境當然吸引了全省的拍鳥人,使得盛況空前,尤其是假日,這裡簡直是賞鳥人與拍鳥人朝聖的地方。相信當地人以往也不曾看過那麼多的大炮陣仗(望遠鏡頭),羅列在道路岸邊,以及那麼多來來往往的賞鳥人,也才有機會可以透過單筒望遠鏡欣賞野鳥之美。有些民眾還是第一次分得出白翎鷥和黑面撓抔(黑面琵鷺的台語)的差別,知道一支像杓子的大嘴會在水裡又擾(撓)又撥(抔)的就是黑面琵鷺,而當牠們靠近岸邊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每天幾場的黑琵覓食秀是值得期待的,這樣的場景絕對是國際級的水準!

茄萣濕地生態景觀

 

反嘴鴴群飛

 

黑面琵鷺飛行(繫腳環)

 

黑琵與白鷺群飛

 

第一次前去拍攝時,黑琵剛開始換成夏羽(繁殖羽),便期待能拍到牠們的繁殖羽,因此之後又抽空去了兩趟。最後一趟是3月17日(週日)帶了朋友全家前去,上午約七點半抵達,池面上黑琵群正在覓食,成鳥的繁殖羽已經變得漂亮了,而許多鷺鳥錯錯落落隨侍在側,隻隻神情專注,凝視著水面,伺機極速伸頸啄食被黑琵逼逃的吳郭魚,命中率頗高,有的捕到體型稍大的,猜猜能否吞下,也是趣事。這裡的吳郭魚是海吳郭,因為這池子是和海相通的,是有潮汐的,吳郭魚數量不少,但捕食的水鳥數量也多,能否維持平衡也會是黑琵滯留的一個重要因素。那天上午看完黑琵的早餐秀,便離開前往高屏溪口去看黑尾鷗。

黑面琵鷺飛抵

 

黑面琵鷺(繁殖羽)飛抵

 

3月20日休假,前往布袋去找尋一隻換完羽的白琵鷺未果,聽好友提起茄萣濕地也曾拍過白琵鷺,於是回程再次造訪,中午抵達時,只見池面上空空蕩蕩的,沒有水鴨,沒有鷺鳥,更無黑琵,心想或許飛離還未回來,於是先去先前去過的一家素食館用餐,很巧老板談及黑琵,也未確定是否已經北返了,倒是得知他在池子另一側植樹已經多年了,真是愛鄉的有心人!

餐後再回到大池邊,仍未見鳥群出現,正在納悶時,遇到茄萣生態文化協會的鳥友,方知黑琵已北返,比去年提早了約一週離開了。原來3月17日那天下午,黑琵秀了四場惜別舞會,聽說非常精采,在接到(黑琵領航者)即將啟程北返的訊息後,有些黑琵興奮異常,有些則惶恐不安,有些則拼命覓食補充體力,反應不一,而有的竟然靠到岸邊5米的距離,讓民眾用手機來拍照,真不可思議!而自己卻無緣見到這種場面,著實有點扼腕。他還提及依照往年紀錄,大約還有十隻左右的黑琵會留在這裡,直到四月份才會北返,屬於忠誠份子。

後來,這位茄萣鳥友還特別帶我去看目前沸沸揚揚要再開闢道路的地方,原來先前進來的新開四線道路已將茄萣濕地一分為二了,而要再開闢的道路就是前述的水鳥緩衝區的水域。心想怎麼會是這樣呢?目前已新開的道路那麼寬徜,車子也很少,怎麼還需要再開新路呢?再怎麼想也想不通,竟然是要破壞這些水鳥的緩衝區。路是可以改的,不是嗎?而環境一旦破壞,是很難恢復的,希望不要讓茄萣濕地的黑面琵鷺盛況成了絕響才好!

一個社會的文明與否,要看能不能尊重少數族群,強勢的物種能否尊重弱勢的物種,台灣人是很有愛心的,因此才會想到要與野鳥共生息,才會有所謂的「生態廊道」,這是一種對野鳥及其他生物無上的「尊重」,為牠們保留生存的空間,是一種文明的範例。茄萣濕地也是生態廊道的一部份,期盼它能安然存在,永遠是野鳥安身立命的棲所,日後也能成為南台灣賞黑琵的國際名點。

黑琵緩衝區的水域

 

*本文為三州世界部落格於2013年3月27日刊登之文章,已取得原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