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光海岸》看見陸蟹的生命旅程

 

作者:楊依婷、潘炫璋

*編按:台灣有多樣的地理環境,海洋、沙灘、河口、溪流、海岸林等,造就了豐富的螃蟹生態,墾丁的海岸林是陸蟹天堂,擁有全世界歧異度最高的陸蟹種類,而牠們的生命故事,可以在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影片《月光海岸》一探究竟,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努力生活著的螃蟹們的故事吧! 
 

中秋節,除了烤肉、吃月餅話家常,也有人選擇攜帶家眷、招呼朋友一起到墾丁香蕉灣守護陸蟹媽媽過屏鵝公路,讓牠們安全抵達海邊釋卵,而探索陸蟹的生命旅程也從此展開。

墾丁位在台灣島最南端的恆春鎮,有適合珊瑚生長的環境。珊瑚會產生碳酸鈣骨幹,等到珊瑚死後,遺留的骨幹會與石灰藻、有孔蟲等生物的碳酸鈣骨骼形成「珊瑚礁」,成為許多海洋生物的居住處所。因地質活動,被抬升出海的「珊瑚礁」也增加了陸地的立體空間成為生物的棲所。適應陸地環境後的生產者,蓬勃發展,順著演化的邏輯,賴以為生的其他生物也陸續往陸地上發展,形成了多彩多姿的海岸林生態系。

螃蟹最早出現在一億四千萬年前的侏儸紀末期。住在海裡的螃蟹有扁平腳,以利在海裡行動,在陸地上,螃蟹的腳轉型成柱狀以支撐身體的重量。為了克服陸地上的乾燥環境,陸蟹演化出「循環水呼吸系統」,利用「水膜」進行氧氣和二氧化碳交換的呼吸作用。

在墾丁地區,觀察陸蟹的熱點有後彎、香蕉灣海岸林、港口村等,其中香蕉灣海岸林被公認是全世界陸蟹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地方。紅、橙、黃、紫等各種顏色的陸蟹,例如:肥胖後相手蟹、奧氏後相手蟹、黃灰澤蟹、中型仿相手蟹等,揮舞著一對螯足,像是歡迎大家來墾丁。

樹蟹和林投蟹是「樹棲陸蟹」。樹蟹害羞的住在棋盤腳的樹洞中,小心翼翼地留意四週變化。林投蟹住在林投樹中,白天躲在在葉片基部,晚上則出來到林投葉上活動,遇到危險就又趕緊回到林投基部躲藏,仰賴林投樹葉片兩側及背部尖刺保護。

半夜開花的棋盤腳吸引長喙天蛾前來幫忙授粉。夏季的夜裡,各式各樣的動物,像是小雨蛙、白頷樹蛙、花浪蛇、津田氏大頭竹節蟲、螽斯等,進行著各自的生命旅程。高砂熊蟬每隔一段時間,必須脫離無法隨身體長大的蟬殼,再長出新殼;當我們達到了人生的階段目標時,也是需要脫離原有的框架,往更大的目標前進。

吃東西是動物的天性,白天時掉落的棋盤腳花(俗稱恆春肉粽的花)是陸蟹的美食之一。陸蟹也會吃掉落果實、殘枝、腐屍等,是生態系中的腐食者,專食看似較不受歡迎的食物,讓食物網沒有缺漏,讓能量在生態系中持續循環。

螃蟹的外骨骼無法隨身體成長而變大,每隔一段時間螃蟹就需要脫殼、長新殼,同時,螃蟹會回收舊殼的幾丁質和蛋白質,而陸蟹,還會回收鈣質。舊殼裡的鈣質會先被轉成鈣離子,然後被送到胃部附近,以「胃石」的型態暫存在胃壁和舊殼之間。當陸蟹離開舊殼時,「胃石」就會落入胃裡,經過消化分解後,鈣質就能再被陸蟹利用。

海岸林內除了陸蟹之外,還可以看到陸蟹的親戚-「寄居蟹」。寄居蟹和陸蟹都屬於甲殼綱十足目。除了椰子蟹(最大的無脊椎動物),其他寄居蟹的腹部柔軟,需要尋找合適的貝殼保護。但是,數量漸少的貝殼,使得有些寄居蟹選取玻璃瓶蓋當家,成為特殊奇觀,也引發人類去省思與自然環境之間的發展關係。

屏鵝公路將香蕉灣海岸林一分為二,是陸蟹到海裡釋卵的主要障礙。夏季是陸蟹下海產卵的主要高峰,陸蟹媽媽從棲地到海邊的路上,要努力爬上水溝,通過車輛頻繁的屏鵝公路,才能到達崎嶇的海岸珊瑚礁。屏鵝公路上來往的車輛很可能壓扁陸蟹媽媽(蟹餅),很多動物如蛇、野兔,甚至是鳥類,都可能成為公路上的冤魂。

不同的陸蟹媽媽有不一樣的入海方式。中型仿相手蟹、凶狠圓軸蟹、圓形圓軸蟹媽媽們小心翼翼的走進海裡,快速的抖動身體,將原本在腹部夾層內的大量小卵抖入海中。而奧氏後相手蟹則是從礁岩上跳入海中,入水後再快速抖動身體,釋出卵粒。

大自然是現實的,陸蟹媽媽釋卵的同時,等候一旁的小魚們也趁機享用一頓大餐。經過數次轉變,倖存的「大眼幼蟲」則移往岸上,繼續陸蟹的生命旅程。

陸蟹到海邊產卵要經過重重的自然阻礙,如:被曬死、成為天敵(例:白紋方蟹)的食物、被海浪淹死,還要躲過人類的捕捉及往來的車輛,才能讓新生命延續這個種族的命脈。有鑑於此,墾管處長時間進行生態調查、試驗棲地重建、從事各種保育措施,並在陸蟹下海釋卵的高峰時間進行縮減車道、交通管制,召集志工們一起來護送陸蟹媽媽過馬路。

讓我們一起讚頌陸蟹媽媽的母愛,並祝福即將來到世上的新生命。希望每個人都能盡己之力,例如:開車經過有陸蟹行走的路段可以放慢車速,甚至是停下車子護送陸蟹媽媽過馬路,幫忙陸蟹完成牠們的生命之旅。 

延伸觀賞:《熱鍋邊的螃蟹》